曼联名宿斯科尔斯称,有三个球员让他感觉很难对付,他们是维埃拉、萨维奇和迪奥普。

“打中前卫,我希望有空间,身边没人,我可以到处传球,”斯科尔斯在萨维奇播客中说,“但却遇到了你(指萨维奇)这样的。一个绝对的讨厌鬼(萨维奇绰号野人),总是非常快的围堵上来。”

五大联赛纷纷传出顶不住的消息,令强烈希望欧洲各联赛保证赛季完结的欧足联主席切费林极度不安。

目前,短期内联赛重启肯定无望。欧足坛纷纷把眼光投向了原本要举行欧洲杯的6月。届时欧洲疫情如果依然没有被控制,那么2019-2020赛季恐怕真要和大家说再见了。

其实具体到各国联赛,他们也不愿看着自己的联赛成为一片废墟。但足球不是全部,各国联赛能否恢复不但是足球界的事也是国家的事,谁也不敢贸然提议恢复,因为万一出事,那后果谁也承受不起。于是英超竟然有人提出要把剩余的联赛放到比较安全的中国来举行……可见也是病急乱投医了。

如果五大联赛都千疮百孔,那么欧足联的欧洲杯和欧冠还会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吗?

新冠肺炎疫情对企业的正常经营生产和经济社会发展产生了一定冲击,一些抗风险能力较弱的中小企业更是面临不小压力。如何统筹抓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为中小企业纾难解困,打好中小企业保卫战,做到防疫生产两不误,是当前一项非常紧迫、非常重要的任务,更是摆在全社会面前的一道考题。

为中小企业纾难解困有利于社会大局。我国中小企业数量多、行业分布范围广,贡献了约50%的税收、60%的GDP、70%的技术创新和80%的就业,是扩大就业、改善民生、促进创业创新的重要力量。但与此同时,受自身规模小、实力弱等因素影响,一些中小企业抵抗风险能力较弱,易出现经营困难甚至倒闭风险。在抗击疫情的同时,采取有力措施为企业纾难解困,增强中小企业免疫力,让其挺得住、发展稳,是稳就业、保民生、促发展的必要之举,更是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有力保障。

就连欧足联主席切费林也承认:“我们目前有A计划,B计划和C计划,这三种选项分别是在6月头,6月中旬或者6月底重启赛季。但假如6月底都没能够重新恢复比赛,那么这个赛季就会作废。”

针对当前武汉生活物资物价偏高的问题,徐洪兰表示,受春节与疫情叠加影响,人工、物流成本等大幅上涨,目前武汉的物流、人工成本是平时的三倍左右,直接推动了物价上涨。

“还记得帕帕-博巴-迪奥普吗?高大强壮,曾经的外号是衣柜。你总是陷入和他的身体对抗,你的时间都浪费掉了。我觉得和他交锋有些艰难,他不是维埃拉,但依然有这方面的天赋。”

面对疫情,比利时联赛成为欧洲最先“投降”的赛场。近日,联赛董事会经过商议后决定提前结束联赛。榜首球队布鲁日为赛季冠军,第二名根特直接获得欧冠资格。

“比利时联赛提前结束”无疑就像一颗重磅炸弹,重重砸在欧洲大陆上。紧接着,荷兰媒体爆出荷兰联赛也即将提前结束,疫情正将欧洲足坛慢慢推向无尽的黑暗中。

同时,武汉在有条件的地方帮助企业安排外卖、快递小哥集中食宿,提高他们的通勤率;通过第三方购买的方式,利用尚未复工企业的富余劳动力,投入到外卖和快递的队伍中。

意大利足球名宿托蒂有些悲观,他觉得起码7月才能结束疫情,可到时候联赛也可能无法恢复了,因为会影响下个赛季的正常开始,他说:“我觉得本赛季联赛不会重启了,因为就算等到7月可以重启,也会影响到下个赛季。”热刺前锋凯恩也认为假如英超联赛到6月还不能恢复,就应该斟酌取消这个赛季。

欧足联为何竭力“拯救五大联赛”?其实这还是关系自身的利益。

据了解,意甲联盟正在讨论将联赛推迟至6月份的可行性,西甲也将6月27日视作本赛季重启的终极时刻,《马卡报》称:“假如6月27日西班牙仍无法回归正轨,届时足球将会是最不重要的东西,这也意味着本赛季结束了。”

比利时第一个“投降” 其它联赛也顶不住了

为增加配送运力,武汉市征用800台公交车,以及邮政快递车和部分社会车辆作为配送车辆,并优化配送流程。

徐洪兰介绍,目前,武汉市居民主要生活必需品储备和库存充足,粮、油、盐储备均在一个月以上,猪肉储备在15天以上。

为解决人力紧缺问题,武汉面向社会公开招募一批社区志愿者和商超志愿者,前者做好居民下单、物资配送和送货上门工作,后者就近安排到全市12家商超、200多家门店,帮助参与打包分拣,提高配送能力。

此外,面对严峻的疫情形势,西甲、意甲等联赛也都在着手准备预案——万一本赛季联赛恢复不了该咋办。

长久以来,欧足联之所以拥有了能够抗衡国际足联的实力,靠的就是欧洲杯、欧冠这样的金字招牌,而这一切的基础就是无与伦比的高水平各国联赛,特别是享誉世界的五大联赛。如果本赛季无法完赛,那么可以预见,五大联赛将产生一大批破产俱乐部,其中甚至会不乏豪门。

“我们优先安排商贸流通行业急需返岗的员工尽快返岗,收集了61家商贸物流企业9500余名员工的返岗信息,上报到了省指挥部。”姚彬说。(完)

针对市民反映的社区团购代购到货慢、配送难的问题,武汉市商务局党组书记姚彬表示,正在多举措、多渠道解决配送问题。

就连一再表态要坚持打完本赛季,并一直商讨联赛恢复日期的英超最近也有顶不住的架势。8日,英足总主席格雷格·克拉克称:“我们致力于完成本赛季的比赛,这关系到最后的冠军归属和升降级名额。但我们存在无法完成本赛季的可能。因为足球不是我们的首要任务,人的生命才是。”

除了疫情影响外,此次补选的只是过渡阶段党主席也是热度不高的原因之一。中时电子报2日称,参选的江启臣得到连战和党内青壮派力挺,郝龙斌则有黄复兴党部加持。但他们无论谁脱颖而出,都只是“看守主席”,明年国民党主席改选一战仍是前新北市长朱立伦的胜算最大。朱立伦正广结善缘,打算取得党主席后力拼2022年县市长选举,接着取得2024年“大选”门票,再战绿营一决高下。文章同时提到,刚败选的国民党持续被冻结党产,因此7日补选主席从当选之日那天,就要烦恼柴米油盐。蓝营高层透露,吴敦义仓促辞职前将2016年政党补助款1.6亿元及韩国瑜选票补助款1.5亿元新台币全部用于还债及发春节薪水后,还剩下不到4000万元,代理主席林荣德能够移交多少钱给新主席还是未知数,推估应该不够发三四月的薪水,“因此新上台主席的第一件事,恐怕就是去借钱”。

一旦“拯救”失败 欧足坛恐迎来“破产潮”

与此同时,欧足联主席切费林表示:“我们相信足球比赛会在未来几个月内重启。目前,放弃国内联赛的决定为时过早。”在欧洲疫情形势严峻的当下,欧足联的这套“组合拳”似乎并不能给人带来希望。

她表示,武汉已采取多项举措平抑物价,包括发挥大型商超骨干带动作用、加大政府储备冻肉投放力度等。目前,政府储备冻肉投放按照低于市场冻肉价格15%进行销售,同时推出针对低收入群体的蔬菜包等。政府正在扩大投放的市场主体及投放量,满足市民需求。

“空气般的党魁补选”,《中国时报》以此为题评论称,未来谁执掌国民党不仅攸关其能否早日重整旗鼓;对台湾政治体制而言,国民党若继续疲弱,无力监督制衡,对老百姓来说也非好事。

这是一次大战,也是一次大考。

帮扶“组合拳”有助于中小企业发展。 连日来,从中央到地方,帮助中小企业渡过难关的政策密集出台。1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各地各部门要建立企业应对疫情专项帮扶机制,纾解企业特别是民营、小微企业困难。各地纷纷制定出台多条政策举措,针对中小企业面临的实际困难,从减免房租、延缴社保、降低贷款利率等方面为企业减负。比如,江苏省出台22条支持中小企业的措施,从减轻企业负担、稳定就业保障等方面着手,帮助中小企业渡过难关。重庆市打出政策“组合拳”,推出贴息支持和纳税定额调整、延期缴纳税款、缓缴社会保险费等58条税费政策以及向疫情防控重点保障企业提供优惠利率贷款等多个举措。

吃下定心丸,安心谋发展。在一系列政策措施的推动下,各部门、各地区正在分类分批有序推动企业复工复产。下一步,相关部门还要多深入企业调研、倾听企业心声、加强形势研判,打通政策落实“堵点”,让政策落实落细,真正缓解中小企业资金和经营压力,让其可以“过冬迎春”、稳定发展。

于是在比利时率先结束联赛的时候,五大联赛几乎同时收到来自欧足联一封暗含警告的公开信。欧足联在信中警告,如果未经批准便取消国内联赛,可能导致球队无法获得欧冠或欧联资格,“无比重要的是,即便是在这样的疫情影响之下,也不能阻止我们的赛事在赛场上一决胜负,所有冠军头衔都是根据比赛结果授予的。”

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近日印发通知,对省内必需返岗人员安全有序流动工作作出部署。

“我想还有维埃拉,他腿太长了,太高大了,你觉得自己拿到了球,下一秒他过来把球弄走了,他还是个聪明的球员。”

转播商的合同、赞助商的合同、俱乐部非足球人士的合同、球员合同、已经签订或者正在进行的俱乐部发展合同(包括不限于球场扩建,青训基地,男女足再投资等)等等这一系列的合同,都成为当下欧洲足坛所有俱乐部的羁绊,谁也不想成为切断羁绊的第一人。合同违约赔款,员工失业,球员工资停发等等,造成的每一个后果都是具有毁灭性的——俱乐部破产。

联赛能否浴火重生 6月成为“生死线”

《联合报》称,这次党主席补选可能是媒体能见度最低的一次,提高投票率将是关键。受疫情影响,郝龙斌没有举办任何造势,连小型座谈会也避免,只通过电话、短信、文宣和媒体专访以及个别拜访拉票。江启臣也是以私人拜会恳托以及电话拜票为主。值得关注的是,国民党中央党部清查发现彰化和花莲有大量补缴党费的情形,为此大动作清除超过2000个人头党员。同时为预防新冠肺炎疫情,投票当天将史无前例地记录每名选举人到投票所投票的时间,以便日后万一出现确诊病例便于追踪。

欧足联发公开信 “拯救”大戏能成功吗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汤敏

muadfo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