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素有“才子之乡”美誉的江西抚州

即将点燃一场史无前例的热血之战

“当时徐灿的父亲信誓旦旦对我说,无论孩子在拳馆里受了什么伤,哪怕是打伤了、打残了,都不会找我负责。”听到这话,刘刚很是吃惊。

“徐灿小时候特别好动,跟他爸一个样,总是坐不住。”回忆起徐灿小时候,徐灿母亲王海艳笑了起来。“12岁那年,他跳绳还赢回来一辆自行车呢,一分钟跳了270多个。”

跑步、跳台阶、踢腿……徐小龙拿着秒表全程跟踪陪练,严格控制着徐灿每个项目的运动时长和娱乐、休息时间。因为在徐小龙设定的人生规划里,儿子长大就是要当拳王的,不容有丝毫松懈。

因为家境贫寒,徐小龙高一便辍了学。虽然喜欢拳击,但成为一名拳击手对他来说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徐灿的父亲原名叫徐国龙,是个老拳迷,因为酷爱拳击和武术,便将名字改为徐小龙,由此致敬最喜爱的功夫明星李小龙。

徐小龙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家人,没想到却遭到强烈反对,“他们都觉得我脑子有病!”徐小龙苦笑道。

世界拳王徐灿将在自己的家乡

今年“五一”假期,春花观赏、科普互动、书画展演、文化展陈等公园活动丰富多彩,假日游园兼具自然魅力和教育意义。北京植物园共接待11.5万游客观花游览,郁金香展区、牡丹园、湖区周边等区域是最受欢迎的场所。中山公园举办了花卉精品展和精品兰花展,无论是“秋花春开”的品种菊还是被誉为“花中君子”的精品兰花,都吸引了大批游客驻足观赏。

徐灿父母留存的徐灿小时候照片,中间是徐灿穿戴金腰带的签名照。刘占昆 摄

父亲是人生导师,也是坚强后盾

徐灿父子的第一次到访,就给著名职业拳击推广人、云南昆明众威拳击俱乐部创始人刘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徐小龙在进行日常锻炼 陈源茂 摄

徐灿近照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M23徐灿

探寻世界拳王诞生的背后故事

徐小龙与儿子的奖牌合影 陈源茂 摄

为了维持生计,他辗转各地做面包生意。徐灿虽然是江西省抚州市资溪县人,但从小就跟着父母走南闯北,过惯了四海为家的生活。

他坦言,自己开拳馆多年,还从未见到过如此支持拳击的父母。“看得出来,他们当时真的下了很大的决心。”

“那年我陪徐灿练拳,他一拳差点把我牙齿打掉了,后来就再也不敢和他对练。”徐小龙向记者展示着自己那颗至今仍“摇摇欲坠”的牙齿。也正是那个时候,徐小龙才突然心急起来,“再不进行专业的训练,好苗子就要被耽误了。”

徐灿的故事又会如何?

于是,倍受鼓舞的徐小龙不顾亲人反对,毅然放弃了在新疆5年的安定生活,变卖所有店铺和家当,在2010年举家搬往云南,带着16岁的徐灿投奔在培养了中国首位职业拳王熊朝忠的昆明众威俱乐部门下。

遭受家人反对的徐小龙无比失落,但是儿子的一句话却重新点燃了这位父亲心中的希望。“爸,我听你的,练拳击!”

王海艳与儿子的奖牌合影 陈源茂 摄

假期第二天,市属公园及园博馆累计接待游客72.1万人,创“五一”假期单日新高。实时在园人数峰值出现在2日中午12时和下午2时,均突破20万人。

记者采访了徐灿的父母等人

徐灿的拳击故事还得从父亲徐小龙说起。

在香山公园致远斋景区内,公园团员、大学生志愿者与游客开展趣味互动,讲红色故事、问“五四”知识、诵“五四”经典。参观陶然亭公园高石墓与慈悲庵《红色梦》展的游客,较平日多了两倍。

3个多月前,这位年仅24岁的江西小伙在美国休斯敦,经过12回合的激烈搏杀,战胜了WBA世界拳王罗哈斯,成为中国第三位世界职业男子拳王的同时,也成为近5年唯一登顶羽量级拳坛的亚洲面孔,以及该级别近10年来最年轻的世界拳王。

不顾亲人反对,变卖家产供儿子打拳

爱上拳击,源于父亲是个老拳迷

在徐灿很小的时候,徐小龙就经常带着儿子看拳赛,用手给儿子当靶,教儿子打拳。耳濡目染之下,徐灿也渐渐喜欢上了拳击,并展现出过人的运动天赋。

经过几年的体能训练,徐灿在体能和身体协调性等方面比同龄孩子高出许多。2009年,15岁的徐灿一次已经能做300多个拳卧撑了,连父亲也开始不再是他的对手。

国家发展改革委和商务部有关业务司局负责人介绍了“一带一路”建设成就、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主要成果、“一带一路”建设背景下的大陆区域发展战略、大陆境外经贸合作区有关情况及给台企带来的机遇。有关境外经贸合作区负责人和企业代表介绍了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情况。台资企业代表踊跃发言,就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提出意见建议。

有关部门、两岸工商界代表人士共180多人参加座谈会。

小长假最后一天恰逢“五四”青年节,市属公园系统青年党团员佩戴党团徽上岗,开展疏导问询和义务讲解工作。北京植物园“一二·九运动”纪念地内,红色讲解员“化身”爱国学生向游客开展义务讲解活动。

徐小龙回忆道,最初产生这个想法的时候是在2006年,那时候全家刚到新疆站稳脚跟。

“当时我们都不理解他,觉得好好的一个孩子不去上大学,送去打拳击,很可惜。”在徐灿母亲王海艳看来,拳击是一项危险的运动,她不忍心看到孩子在台上挨打。更何况当时徐灿的学习成绩优异,曾考过年级前三名,如果继续读书肯定能考上重点高中,因此亲戚朋友都对徐灿父亲的想法感到无法理解。

徐小龙没有声张,只是开始有意识地锻炼儿子的身体素质,带他参加当地的拳击俱乐部体验生活。“当时我一边抓学习,一边抓体育,做了两手准备。”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徐小龙心里就冒出一个念头:既然儿子有天赋,就让他去学拳击,实现自己当年的梦想。

为了帮助徐灿更快进入正轨,来到云南后的两年时间里,徐小龙放弃了工作,一心只陪儿子练拳。每天上午徐灿都在父亲的精细安排下进行体能训练,下午则去拳馆练拳。

muadforo.com